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济宁 > 资讯杂谈 > 正文

济宁一生物科技公司被曝大量收购医疗垃圾

发布日期:2018/3/26 0:24:07 浏览:85

堆在村头的医疗垃圾(视频截图)

平邑县中医医院就是村民的回收点之一(视频截图)

护士帮村民整理医疗垃圾(视频截图)

村民对回收来的医疗垃圾二次加工(视频截图)

齐鲁网3月25日讯(山东台吴峰钱云飞)最近,记者调查发现,临沂市平邑县有一家收废品的小作坊,这个废品站不光收废品,还收医疗垃圾,甚至连在病人身上使用过的医疗器械也回收卖钱。

废品站小作坊收购大医院医疗垃圾

我国《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十四条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废物。禁止在运送过程中丢弃医疗废物;禁止在非贮存地点倾倒、堆放医疗废物或者将医疗废物混入其他废物和生活垃圾。

可是在临沂市平邑县仲村镇段庄村,记者却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在村子南面用水泥砖垒成的方池子里,堆放的全是旧输液瓶,瓶子上都标有病人的姓名、所属科室以及床位号等信息,远远地就可以闻到从里面散发出的刺鼻气味。村民称那些药瓶子都是收废品的从大医院收来卖的。

一路打听,记者找到了收集医疗垃圾的村民家。此时,院子外停着一辆三轮车,车上装了满满一车旧纸箱子,看样子像是要往外卖废品了。下午三点多,这位村民发动了三轮车出发了,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三轮车来到平邑县城一个废品收购站,在把车上废品卖掉后,却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来到了平邑县中医院。停好三轮车后,村民拿着编织袋子走进了中医院的病房楼。

在中医院产科病房,村民把护士拿出来的袋子整理好后,直接进入到护士站的换药室,开始收集用过的医疗用品。只见他右手拿着剪刀,左手拿起用过的输液塑料袋,见到有剩余的液体,就剪开来倒掉。不大一会儿,收集完毕,村民叫来了刚才的那位护士,挨个过称。过完称当面给钱,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在中医院的产科病房里这位村民收获不小。收拾好些废品后,这位村民又走进了另外一个科室。正在这时,记者恰巧碰上了他的一个同行。

这位同行告诉记者,在中医院每个科室的废品都有固定的人前来收购,像脑科病房的医疗废物就归段庄村这位村民。如果想收到东西,必须和每个病房的护士长搞好关系,要不然只能眼巴巴看着别人把废品收走。

在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段庄村的这位村民把收来的东西装了大半车,离开了中医院,然后径直向东走去。然而没走多远,三轮车再次停下,这次他走进了平邑县妇幼保健院的大门。

在平邑妇幼保健院这位村民同样收到了一些使用过的医疗用品,直到晚上六点多,他才满载而归。

医疗废品回收后逐一分拣一块钱一斤销往外地

那么,这位村民回收这么多的医疗废品,到底用来干什么呢?第二天,记者决定到他家里探个究竟。废品站小作坊的女主人表示,他们那里收管子、针皮,五毛钱一斤,很便宜。五毛钱还找不到地方卖,去年贵,收一块。

在这位村民的家里记者看到,院子里到处都堆满了医疗废品,包括注射器、输液器、输液瓶、纸箱子。这家女主人说,这些一次性输液也都是从医院里收来的。

女子介绍,加工的话要剪成一节一节的,如果不剪的话,收购的要再找人加工,雇上小工剪剪针头剪针线。

女主人一边忙活着,一边给记者介绍说,她丈夫负责在外面收购,她就在家里分类,按照塑料的不同级别逐一分拣,比如注射器的注射管和十字推都要分开,因为两者的价格不一样。当这些东西积攒到一定数量时,就打电话通知买家来家里拉货。女主人说这些医疗垃圾以前两块钱一斤,现在一块钱多一斤,还要分好类,分级好的垃圾会被卖到滕州。

由于这些一次性输液器和注射器等医疗器械都曾直接接触到病人的身体,很有可能携带各种各样的病毒,人在接触这些医疗废品时就有被感染的可能,因此国家明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废物,在2005年卫生部下发的292号文中明确规定:使用后的一次性医疗器械,不论是否剪除针头,是否被病人体液、血液、排泄物污染,均属于医疗废物,均应作为医疗废物进行管理。使用后的各种玻璃(一次性塑料)输液瓶(袋),未被病人血液、体液、排泄物污染的,不属于医疗废物,不必按照医疗废物进行管理,但这类废物回收利用时不能用于原用途,用于其他用途时应符合不危害人体健康的原则。

医疗废弃物随意卖给商贩医护人员却坚称统一回收

在临沂市平邑县,记者亲眼目睹了县城的几家医院将使用过的医疗废弃物随意的卖给废品回收站的小商贩。为了弄清楚医疗垃圾的回收流程,记者再次来到平邑县中医院了解情况。

中医院脑病科护士称这些医疗垃圾都是医院里统一回收。面对记者的询问,护士提高了警惕。

在护士站吃了闭门羹,记者只好找到负责管理这些医疗废弃物的平邑县中医院感染科。

平邑中医院感染科的宋主任告诉记者,回收医疗垃圾,要有许可证,和负责回收的公司签合同,他们医院的医疗废物全部是由临沂市的一家有资质的公司专门处理,每年按床位付给这家公司费用,而平邑的其他几家大医院也都是如此。“执法部门年年来检查,要是没有许可证谁也不敢给你,管得挺严。”他还表示,听到记者来查垃圾把自己吓一跳。

宋主任说,输液管、针头和注射器这些医疗废物,必须定点回收,没有资质一切都免谈。然而,这位感染科主任口中的严格监管在现实中却显得有些骨感。

废弃青霉素瓶火碱清洗后进入山东正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仅平邑县就有五六家私人的废品回收站在做着收购医疗垃圾的生意。

在平邑县镇仲村镇流庄村及毛家庄两处收购点,记者见到了大量使用过的一次性输液器。毛家庄的一个收购点招收了十几名中年妇女,对堆积如山的医疗垃圾进行分拣。记者惊讶的发现,这里的工人们在进行分拣工作时根本并没有佩戴任何防护工具,甚至连最起码的口罩和手套都不带。工人们也表示,针头有病毒,扎一下可疼了,可得小心一点,经常会有扎破了的时候,脚踩不合适,也扎脚。记者在调查时,也不慎被输液针头刺破手指。

交流中有工人告诉记者,这些瓶瓶盖盖经过分拣和简单清洗后,会卖给药厂,用于重新装药。枣庄和临沂都来拉,至于送到那个药厂,她们也不得而知。

经过长达一周的蹲点守候,记者终于等来了这家收购点出货的时刻。记者一路跟随,三个多小时后,这辆满载医疗垃圾的三轮车开进了宁阳县的这家希尔康玻璃有限公司。工人说,这是口服液的瓶子,他要什么样的,给他拉什么样的,他要粗,就给他弄,有要这么粗的。

半个小时之后,毛家庄废品收购点的第二辆货车也出发了。另一路记者一路跟随,沿着244省道,最终到达了泗水县高峪镇的丑村。

记者发现,泗水县高峪镇丑村的这个院落里有十几名工人。他们的工作就是把从各个收购点分拣后送来的医疗垃圾进行清洗,而清洗所使用的竟然是具有强腐蚀性的火碱。在经过了简单的清洗后,这批原本装青霉素的瓶子再次上路,最终被送到了这家名为山东正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院子里。记者在这家公司的网站上查询到,该企业主要从事兽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记者在调查的时候,从村民的三轮车上拿到了原本装青霉素的药瓶。仔细看上去,在瓶子壁上甚至还能看到白色的,应该是火碱的残留物。这些医疗垃圾,它们原本的宿命应该从源头也就是各个医院、诊所直接送往具有资质的医疗废物处置企业进行销毁或无害化处理,然而经过记者长期的调查,得出的结论却是,从医院到废品回收站,再到清洗的作坊,最后一站进入的是制造药品容器的企业、甚至是直接生产药品的企业。每一个环节都严重违反了国家的相关规定、每一个环节都存在污染和处理不当的巨大风险。而最后,记者手中的根本没有经过任何无害化处理的小药瓶最终的命运,很有可能会装上新的药品,被卖到药店,被卖到市民的手中。

济宁一生物科技公司被曝大量收购医疗垃圾》相关相似阅读参考资料:
医疗垃圾处理、医疗垃圾、医疗垃圾焚烧炉、济宁科技公司、医疗垃圾如何处理、医疗垃圾处理设备、医疗垃圾怎么处理、医疗垃圾处理流程、医疗垃圾标识

最新资讯杂谈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